阅读此文章

“我经常出入剧场、上流社会,还是个纽约人,你想打动我真要付出很多努力,但我真被神韵折服了,真的是棒!这场秀很完美。我跟一位洛杉矶老师学过编舞,我花了更多时间看演员的脚步动作。他们已经达到了最高水准,谁还能批评中国人的优雅,我真的深深被打动了,我是太激动了,但真的是这样好。”

唐‧布鲁克 (Don Bruhnke), 高端纸制品公司老板